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时政新闻 > 国内新闻 > 文章阅读

着力推进云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作者: 发布时间: 2016-06-28 点击数:5522次

 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适应和引领经济发展新常态的重大创新,是适应国际金融危机发生后综合国力竞争新形势的主动选择。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正逐步推进,这一重要战略举措怎样推进、怎样施策?5月31日,省社科联邀请我省经济学领域的专家学者、政府部门负责人、企业管理者,由云南大学经济学院院长、教授梁双陆主持,以社科学术沙龙的方式,针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展开交流探讨。

促进全社会深化和端正对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认识

在交流探讨中,大家都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点,就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用改革的办法推进结构调整,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提高全要素生产率。面对当前我国经济结构性改革热潮以及出现的种种困难和挑战,需要促进全社会深化和端正供给侧与需求侧的认识,有力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经济持续健康发展提供源源不断的内生动力。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一种寻求经济增长的新动力新思路。”应邀在本期社科学术沙龙作主旨发言的云南省宏观经济研究院研究员程振煌,围绕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涵和云南的发展路径,分享了自己的见解。他认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是指从供给、生产端入手,通过降低企业税负、减少生产领域的交易成本、促进投资者更有效地进入各生产领域,最大限度地释放生产力,提升企业竞争力,促使资源转向新兴领域、创新领域,创造新的经济增长点,最终实现经济结构的转型和可持续发展。“供给侧”与“需求侧”相对应,需求侧有投资、消费、出口“三驾马车”,“三驾马车”决定短期经济增长率;供给侧有劳动力、土地、资本、创新四大要素,四大要素在充分配置条件下所实现的增长率即中长期潜在经济增长率。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旨在调整经济结构,使要素实现最优配置,提升经济增长的数量和质量。

“我国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同西方经济学的供给学派不是一回事。”本期沙龙的另外一个主旨发言人、云南大学教授张林从经济学理论的角度,针对当前一些学者以西方新经济学来解读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问题,提出自己的思考。他认为,二者之所以不是一回事,主要是由于西方经济学的供给学派所提出的减税(所得税)、放松管制、拉弗曲线等举措与原理,都有别于我国的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减税需要有两个条件加以配合:一是削减政府开支,以平衡预算;二是限制货币发行量,稳定物价。供给学派强调的重点是减税,过分突出税率的作用,并且思想方法比较绝对,只注重供给而忽视需求,只注重市场功能而忽视政府作用。

解决经济深层次问题需要积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

经过30多年快速发展,我国经济发展取得举世瞩目的成就,但也积累了一些结构性、体制性、素质性矛盾和问题,主要体现在经济增速下降、工业品价格下降、实体企业盈利下降、财政收入增幅下降、经济风险发生概率上升。针对这些需要着力解决的经济深层次问题,专家们围绕如何积极主动在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作出更大努力,进行了交流探讨。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很复杂,有庞大的体系。”程振煌认为,“总结下来,这个体系包括劳动力、资金、土地、资源等生产要素的高效投入,包括技术进步、人力资本提升、知识增长等领域的要素升级,同时也包括企业、创业者、创新型园区、科研院所、创新型政府管理等方面的创新。同时,还有通过减税、简政放权、扩大市场准入等措施,激发各个主体的积极性和创造性,改善经营环境,淘汰落后的产能,培养竞争优势的新产品、新服务等多方面的内容”。梁双陆也强调要减少无效和低端供给,扩大有效和中高端供给,增强供给结构对需求变化的适应性和灵活性,关键是提高全要素生产率。

“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核心应该是创新。”针对当前结构性改革创新动力不足问题,张林认为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中,调结构是最重要的一点,而调结构最关键的一点是创新,主要是技术创新。当前,创新正好有一个机会,即第三次工业革命,也有人称为第四次工业革命,必须以此为契机做好技术创新的工作,同时实现产业升级。梁双陆认为创新不只是技术创新,还有其他方面的创新。比如说“一带一路”建设,开拓一片新的市场;技术信息的变革,带来的整个生产方式的变革,这些都是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内容。

推进云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对策建议

5月12日,省委、省政府召开的全省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工作会议,要求全省上下坚定信心、迎难而上、抢抓机遇,坚决落实供给侧结构性改革这一治国理政的重大战略,以更大的决心、更大的力度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实现云南经济转型升级。因而在本次社科学术沙龙上,不论是主旨发言,还是交流讨论,大家都把落脚点放在如何助推云南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具体措施上。

梁振煌建议在适度扩大总需求和调整需求结构的同时,分别围绕劳动力、资本、创新、政府、企业、产业等主线来推进,发挥投资的关键性作用,发挥消费的基础性作用,推动外经贸转型升级,优化劳动力配置,优化土地配置,优化资本配置,加快“创新型云南”建设,加强政府自身改革,构建现代产业体系,着力发展新经济,着力培育企业家精神、着力政策引领。省商务厅口岸处处长宋金培认为应以开放助推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一是突出发展外向型优势特色产业。二是化解传统产业过剩产能(国际产能转移合作)。三是承接和优化国内产能转移和分工,加快推进沿线、园区外向型产业布局,实现跨越发展。四是降低综合成本,壮大通道经济,做大物流人流资金流。五是善于用好政策。省科技情报研究院院长马敏象认为,云南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发挥自己的优势实施创新。云南的优势在于“一带一路”建设的机遇以及“绿色发展”的王牌。省社科院院长助理、研究员董棣提出,运用市场机制,把多余过剩产能拿出来交易,以市场交易的方式去产能。昆明钢铁控股有限责任公司战略发展部副总经理钱树德分享了昆钢的一些经验:一是抓机遇去产能;二是把优质资源重组起来,引进战略投资者,在资本市场、债券市场推进资产的证券化,集中精力处置不良资产,控制企业运营的风险,降低杠杆的水平;三是抓住光电行业,把成本降下去;四是补短板,通过钢铁重组,降低运营成本,通过信息化和工业化的融合,降低人力资源成本;五是以创新为驱动,促进企业平衡发展。
(信息来源:http://www.yn.gov.cn/yn_ynyw/201606/t20160627_25800.html